關於部落格
  • 61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活血中藥,如何變身像血脂西藥?

 

商業周刊 第918期   / 文/林則宏

首宗「中藥西用」的市場大考驗
台灣第一件依循國際新藥開發規範所研製出的中藥新藥日前正式面世,但市場能否接受中藥當西藥使用,恐怕才是從事中藥新藥開發業者真正的考驗。

商周第918
出刊日2005.6.27
韓良露在「台灣阿嬤的紅色滋味」這篇文章中寫道,「阿嬤做的紅色豬肉有兩種,一種是用紅糟滷過,另一種是用紅糟略醃後去炸來吃,我喜歡吃後者,尤其喜歡阿嬤帶我去龍山寺上香後,一定會去的廣州街周記吃肉粥配炸紅燒肉。」 讓文中阿嬤的豬肉變得紅通通、香噴噴的秘密正是「紅麴」,從令人垂涎三尺的紅糟肉,到陳總統公子陳致中十八日婚宴中供賓客們品嘗的葡萄酒,紅麴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國立中國醫藥研究所所長吳天賞指出,中國人究竟何時發現紅麴已不可考,但至少在一千年前,北宋人陶谷在其雜採隋唐至五代典故所完成的隨筆集《清異錄》中,已經提到「紅麴煮肉」。 紅麴,這個被中國人用了千年之久的食材,如今則由彥臣生技藥品公司從中開發出具降血脂功能的新藥——「壽美降脂一號」。有別於市面上一般紅麴保健食品,「壽美降脂一號」是全球首宗依據藥品優良臨床試驗規範(Good Clinical Practice,GCP)完成人體臨床實驗的中藥新藥,並由衛生署於十七日正式授予民國八十八年「中藥新藥查驗登記須知」公告以來,第一張中藥新藥藥證。 彥臣生技董事長黃中洋何以知道能從紅麴開發出降血脂新藥?因為包括《本草綱目》等中國固有典籍中已經載明:「紅麴主治消食活血、健脾燥胃」。吳天賞解釋,古人所說的「活血」,翻成今天的白話其實就是降血脂。
紅麴在中醫已沿用千年之久,如今更成為第一宗取得藥證的中藥新藥。翁挺耀攝
利基 藉由典籍經驗開發新藥
相較於化學新藥或生物新藥開發,動輒耗費一億至十億美元的鉅資,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主任委員林宜信指出,中藥因為在中國諸多固有典籍已有記載及使用經驗,對於有意從事新藥開發的台灣廠商而言,從中藥切入相對容易些。 業者只要能確認固有中藥處方的安全性與均一性,並透過臨床實驗對應到現在醫學病名之上即可。例如,傳統中醫認為「龍膽瀉肝湯」具瀉肝火的療效,但中醫所謂的「肝火」是不是指肝炎?「龍膽瀉肝湯」能否用來治療肝炎等等問題都需要透過臨床實驗來驗證。 同樣參與中藥新藥開發的懷特新藥總經理江滄炫也堅信,從中國傳統中藥領域尋找有機會發展為新藥的固有處方,才是台灣進行新藥開發的競爭力所在。例如,「氣」這種東西,很難翻譯成英文,外國人也不易理解,但中國人一看就懂。 懷特所開發目前已經完成臨床二期實驗的「懷特血寶」,當初之所以知道能從黃耆萃取出提升血球的物質,也是因為黃耆原本就被中醫視為是「補氣之王」,而「氣」跟「血」是一體兩面,能補氣必定跟造血有關。 或許是台灣在中藥新藥開發具先天優勢的信念,加上彥臣生技交出了第一張成績單,讓林宜信在當天授證時信誓旦旦地表示,這是國內第一件依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新藥審查模式通過的中藥新藥,證明台灣已具備研發中藥新藥的能力,他相信未來還會有第二、第三個中藥新藥陸續研發出來。預估全球傳統醫藥產值到二○○八年將達到一千億美元,透過中藥新藥的開發,保守估計屆時台灣至少能搶占其中新台幣一千億元的市場。 不過,林宜信這番豪氣干雲的談話,放在「壽美降脂一號」取得藥證後,所面臨的現實市場環境卻顯得有些突兀。這場號稱創下多項紀錄的中藥新藥授證儀式,不僅衛生署長侯勝茂缺席,從現場媒體的態度也能看出外界反應之冷淡。儀式開始前媒體看到中醫藥委員會官員到場,關心的是前一天香港查獲來自台灣偽藥的問題;一名電視台記者更直接告訴攝影關掉麥克風,因為他要採訪的是下一場關於腸病毒的記者會。 威脅 西醫為體阻礙新藥研發
對於多年心血結晶未受到應有的重視,黃中洋顯得有些無奈。一被問到「壽美降脂一號」與市面上紅麴保健食品有何不同時,原本語氣平和的他很明顯拉高音調,一再以猴子跟人類都屬靈長類,但不代表猴子就等同於人類做為比喻,凸顯外界將兩者混為一談的荒謬。 但不論如何努力解釋、拿出多少臨床實驗報告,顯然都無法在短時間內扭轉一般人對中醫的刻板印象,黃中洋雖不願明說但似乎也很清楚這一點。因此,即便衛生署頒給「壽美降脂一號」的藥證清楚寫著,適應症為:「降低高膽固醇血症、高三酸甘油脂血症」,依規定可以做為西醫診所針對前述症狀的處方藥,但黃中洋卻選擇從中醫診所做為「壽美降脂一號」進軍醫藥市場的第一步。 台灣以西醫為主體的醫療體系,為中藥新藥築起的那道隱形的牆,讓懷特新藥也深有同感。「懷特血寶」雖然在人體臨床試驗中證實,能有效提升人體紅血球、白血球與血小板,但就是因為「懷特血寶」是從中藥萃取而來的注射劑,因此,江滄炫直言,「西醫一開始不是不接受,而是非常排斥。」 江滄炫認為,這跟台灣醫療體中西醫壁壘分明有關。在美國無論是化學藥、生物藥,或在台灣被歸類為中藥新藥的天然物抽取藥物,只要通過FDA認證,「drug就是drug,根本沒有中藥、西藥的區別。」所幸台灣的西醫都受過嚴謹的專業訓練,他相信未來只要能拿出符合國際規範、可靠的科學數據,還是有機會慢慢去說服西醫來使用中藥新藥。 身為第一家取得中藥新藥藥證的生技公司,黃中洋似乎看不到太多的欣喜。他抱怨,政府曾倡議要將台灣打造為中草藥的科技島,但相較於早年對高科技產業的扶植,政府今天對於協助中草藥發展做得真的不夠。因為大家都還在虧錢,所以目前黃中洋最期盼的政策優惠並非租稅減免,而是政府能適度協助取得藥證的廠商打開市場。 做為輔導業者從事中藥新藥的主管機關——衛生署的角色,似乎在頒發出藥證後就已經結束。對於國內西醫是否接受以「壽美降脂一號」做為處方藥,林宜信說,這跟病患服用後的效果、藥商的reputation(信譽)、行銷策略都有關,跟衛生署決定頒發藥證是兩回事。 「壽美降脂一號」雖然在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完成的臨床實驗顯示,有降低血脂的顯著效果,且無西藥可能產生橫紋肌溶解症等副作用,但在國內一年高達台幣三十五億元的降血脂藥物市場中,黃中洋粗估,「壽美降脂一號」在今年下半年的時間中,大約只能搶得數千萬的份額。以新藥開發所耗費的時間與資金,這樣的結果其實很難令人振奮。除非明年初各大醫療院所確定當年度進藥時能傳出捷報,否則彥臣生技的故事對其他生技廠商,恐怕會是教訓多餘激勵! 本文章由「商業周刊」授權刊登,更多內容請見本期商業周刊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